陳包荷蛋

ꈍ .̮ ꈍ Eat well, travel often.
卖个手艺,大门朝阳,三粥两饭,悠然度日。


      上托儿所的时候,住在医院大院宿舍楼。楼前有一个用砖砌起来的小平房,里面有一排排的大蒸笼。那时候我们家最常吃的是腐竹排骨黄豆汤,老妈前一天晚上泡上腐竹和黄豆,第二天上班前用个带盖儿的大瓷缸盛上腐竹排骨黄豆,倒入刚好淹没的水,然后就是我的工作,小心翼翼的捧着大瓷缸走到小平房里,找一个有空位的架子,把大瓷缸放进去。中午从托儿所偷偷溜回家,冲向饭桌,定然有给我盛的冒着热气的一小碗腐竹,那是我的最爱,浓浓的肉香加豆香,撒一点点盐,我能吃下整个瓷缸。老妈炒鸡蛋也是一绝,打匀的两个鸡蛋下锅瞬间膨胀两倍,炒的金黄松软,即使不撒盐也超级下饭。这样的小灶让我圆润多汁到现在。

      大学期间在舅妈的小店里帮忙,凌晨四点起床去标花,进货上货码货,然后赶去上课。一整天下来唯一好好吃的就是算不上午饭也算不上晚饭的方便面。丢掉辛拉面里面的配料,坐水,下面,洗菜,打荷包蛋。犒劳自己的小灶是周末早晨的福州大肉包 + 牛油果猕猴桃珍珠奶茶。包子店主是福州人,肉馅调的特别对味儿,微咸带点甜,带点筋肉,带点白菜帮,带点葱头,刚出笼的烫嘴又迫不及待下嘴。唯独不喜的外皮恰巧是闺蜜的最爱,每次合作都很愉快。牛油果猕猴桃珍珠奶茶只有夏天才有,唐人街的RBC银行旁边一家小冷饮店做的最好。水果自选,珍珠自选,牛油果和猕猴桃是我试过各种组合后最中意的。牛油果的香浓绵滑和猕猴桃的青涩微酸意外的很搭,又香又稠又冰,消暑佳品。因为跟老板混熟了,总是能花一份钱,喝到双倍的量。

      虽然老妈总是千叮咛万嘱咐在外一个人也要好好吃饭,可是总是懒得开火,所以基本上是沙拉配微波食品。后来认识了许先生,才开始认认真真学做饭。第一个学的是地三鲜,许先生的最爱也是他的看家菜。总觉得食谱说要用油炸很不健康,于是改成蒸,结果软塌塌烂汲汲黑乎乎卖相奇差。虽然味道还过得去,可是被许先生和闺蜜笑了半个月。做多了就上手了,虽然面食还是欠火候,偶尔玩个小花样许先生也会称赞。但是他出差的时候,仍旧不愿开火,沙拉酸奶作伴,“我经过千难万险猎杀猛犸象,家里却没有你,带回来好多肉又有什么意义?—— 原始人的情话”很好的表达了我的心情,买菜洗菜炒菜做饭煲汤,你却不在家,做那么多又有什么意义?((● ゜c_ ゜●))

返回顶部
©陳包荷蛋 | Powered by LOFTER